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鹤幼长沼中五班的博客

这里充满了我们每一个小朋友的爱!

 
 
 

日志

 
 

好文推荐《我的梦想》(高)  

2018-04-24 12:19:49|  分类: 好书好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文推荐《我的梦想》(高) - gyx19940121 - 鹤幼长沼中五班的博客

 

我 的 梦想 

改编自马丁?路德?金“我的梦想”

 

胡子/文

 

   此刻,我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这个论坛,耳边回响着八十年前一位伟人的呼喊:“救救孩子!”这又让我想起一份重要文告,十多年前在中国,有一个政府职能部门,曾签署了《关于进行教育改革的决定》。这个伟大的文告,似乎专门为回应那位伟人的声音而炮制出来的,这使得它一问世就像一座宏伟灯塔,给千百万遭受着灭绝人性的不公正的毒焰残酷烧烙的中国孩子带来希望之光,驱逐了那漫漫的镣铐下的黑夜。

 

  但是,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不得不正视这样一种的悲惨现实——中国千百万的孩子不但没有获得那份文告当初所承诺的东东,其惨状反而变本加利了;十多年之后,由于应试教育的枷锁,中国的孩子们仍然过着极其悲苦的非人生活;十多年之后,中国的孩子仍然被排除在世界范围内教育变革热潮之外,生活在一个精神贫脊的孤岛上;十多年之后,中国的孩子们仍然可怜地被丢弃在中国社会的角落和垃圾筐里,像一群被放逐的人一样生活在自己土地的边缘;十多年之后,中国的孩子甚至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劳动法”所赋于的“八小时工作制”这样一个基本的权利都无法获得……因此,今天,我们不得不来到这里大声疾呼,让世人知道我们的孩子骇人听闻的处境。

 

    十多年,数千个漫漫长夜!如果从鲁迅时代算起,数十万个漫漫长夜啊!

 

    这期间,我们的孩子变成了老人,我们的老人转世成为孩子。

 

  我并不是不知道,你们——不幸孩子的不幸父母们,以及为了避免孩子陷入不幸的父母们,有的因为历经苦难曲折而来到这里;有的是孩子从幼儿园阶段就开始饱受文化课学习的困扰而来到这里,有的是孩子正在应试课堂里遭受折磨而来到这里,有的是要找老师恳求让孩子休息一下就会横遭白眼,或者被老师逼迫得举步维艰了而来到这里;有的是因为在教育问题上自始至终被官专家误导以致孩子出了问题而来到这里来,有的仅是为了让孩子避免陷入不幸而来到这里……我知道每个人都怀着一颗无奈的心而继续在忍受。

 

  请回到上海去,请回到到广州去,请回到乌鲁木齐、哈尔滨、思茅去,回到那些西部的城市和贫困山区去,我们将怀着不仅能够、而且必将改变这种处境的信心,而决不在绝望中沉沦。

 

  今天,我要对筒子们说。目前,尽管我们面临重重困难和挫折,我依然心怀梦想,心怀一个深深地扎根在中国孩子梦想中的梦想,深深地扎根在中国父母梦想中的梦想。

 

  我心怀梦想,那个梦想就是,终有一天,这个国家的教育部门将从她的信念的真正含义的洗礼中挺身而起——认可一个不言而喻的真理:孩子来到这个世上,不该是为了备受折磨来的!

 

  我心怀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在城市高高的住宅楼上,我们的孩子不再一边呼喊着“人活着为了什么”一边跳下。

 

    我心怀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在阴冷的湖边,我们的孩子不再因为极度厌学而走了进去。

 

    我心怀梦想,那就是,在华丽的钢琴前面,五岁学童不再因为抗拒学琴而举起菜刀砍断自己的手指。

 

   我心怀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即使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如同沙漠一样到处弥漫着拔苗助长毒焰的地区,也将变成“爱和自由”的沃土绿洲,并真正理解爱与自由的本质含义。

 

    我们的孩子不再只为了考试而小小年纪弯了脊梁;

 

    我们的孩子不再为了考试而身陷“爬出地狱”之类的战争;

 

    我们的孩子不再只为了考试而让自己成为一片精神贫脊的荒漠;

 

    我们的老师不再为了考试而成为替罪羊,我们的家长不再为了考试迫不得已而成为帮凶……

 

  今天,我心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我的孩子、我孩子的孩子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那儿不再有所谓的应试教育,不再以考分作为衡量一个人的全部标准,衡量一个人首先是根据他们的品质、个性和能力。

 

  今天,我心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中国的男孩和女孩能够和西方发达国家的男孩和女孩亲兄妹般地携起手来的美好情景,能够和他们一样享受着科学而优质的教育,所受教育的第一个提前是所有老师们都了解他们的成长密码并最大程度地尊重密码程序的提前约定。

 

    今天,我心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终有一天,国人能够认识到,教育的最大扶贫不光是要拼命地去建希望小学,更要为——刚刚萌芽的“趋向正确的教育”伸出援助之手。援助的手段不是捐助金钱,而是理解、宽容和声援。表面的扶贫只能扬汤止沸,深层的帮助才能改变事物的本质。

 

    今天,我心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的一个梦想,那就是,到了我们的子孙们能够开展现代教育的年龄,中国多数的家长最终能够像李跃儿巴学园家长们一样理解搞这种教育有多么艰难,而不再用上帝般或者消费者的口吻责难或刁难;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能唤发出人性的光辉, 能够做到不把搞现代教育的老师当作仆人吆来喝去;能在“搞这种教育的是人不是神”、“事物没有绝对的完美”、“尤其是新生事物更难完美”这三个常识性问题上达成共识,允许事物有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他们不再像我们这代人一样焦虑缠心,会更放松;不把土块看成高山,不把大海当作水池;他们的目光能够穿透事物的本质,而不再舍本逐末;他们会以孩子的需要为需要,将成人的需要先放在一边;他们不再斤斤计较;他们的心中滋生出作为人类本该就有的怜悯和善意;他们的心胸更加宽广。

 

  今天,我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我们终能填平不同教育之间的沟壑,夷去所有的世间屏障,变崎岖为康庄,易坎坷成平原。到那时,大自然的光轮再现,普天下父母和孩子共饮爱和自由。

 

    今天,我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我们的国人都能真正意识到人活一口气。精神生活有时候甚至要比物质生活更重要。教育里面如果缺少的精神因素至少不是完善的教育。让生命升华——这在教育中意义十分的重大。

 

    今天,我怀着一个梦想。

 

    我心怀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我们的职能部门终于认识到了人类之所以活着的本质含义——为了追求有质量的幸福生活!认识到了幸福童年对于孩子而言将是多么的重要,不再干拿走孩子们幸福的事,如果不幸将孩子的幸福拿走了,也能够知错就改,将幸福还给孩子。

 

  这就是我的梦想,这就是我和李跃儿搞现代教育的信念。怀着这种信念,我们将从绝望的深渊里挖掘出希望的宝石;怀着这种信念,我们将能把我们国家教育的刺耳的嘈杂声改变成协调合奏的美妙和声;怀着这种信念,我们这个坛子的全体网友们以及李跃儿巴学园所有的孩子、家长和老师们能够在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大笑,一起痛哭,一起呐喊,一起悲叹,一起斗争,一起为争取爱和自由挺身而起——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必将获得最终的胜利。

 

    我们的这种信念,是泪水和梦想的混合体,我们甘愿为此献身。

 

  到了我们的梦想变成现实那一天,中国大地到处都能看到如同巴学园一样的 “家园一体”的景象,所有中国的父母和孩子都能唱响寄寓着新含意的颂歌:

  

  我的国家

 

  芬芳的大地

 

  我歌颂你

 

  这父辈逝去的土地

 

  这世人向往的土地

 

  爱和自由的钟声

 

  在各处的山腰鸣起

 

  我们坚信,如果中国将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那么这个梦想就一定会变成现实。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庞大无比的阿尔金山的山顶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巨大的冈底斯山脉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巴颜喀拉山脉的雪峰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那高耸入云的喜玛拉雅山脉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蜿蜒的武夷山巅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长白山的岩石鸣响吧!

 

  让爱和自由之钟在海南岛五指山的小山上鸣响吧!在处处山腰鸣响吧!鸣响吧鸣响吧!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使爱和自由的钟声鸣响,如果我们能让爱和自由的钟声响遍每一个乡间村落、每一个县、每一个省、每一座城市,我们就能加快实现我们的梦想。那时,所有的大自然的儿女——农民和城里人、官员和老百姓、富人和穷人、中国人和外国人……以及他们的孩子,必将一起携手合唱那富有人间大爱的歌曲:

 

      终于获得爱和自由

 

      终于获得爱和自由

 

      感谢大自然

 

      万能的大自然

 

      我们终于获得了爱和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